孟祥:根本解決"執行難"四大招
作者: 劉子陽 發布時間:2017-02-20

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孟祥于2017年2月14日在杭州舉行的“向執行難全面宣戰”主題公眾開放日的會議中強調,解決執行難,要靠這四個大招

(一)網絡查控財產、(二)黑名單制度、(三)網絡司法拍賣、(四)信息網絡一體化。


有人稱,“蜀道難難于上青天,執行難難于攀蜀道”,執行難究竟難在哪兒?


解決執行難問題,首先要厘清原因。造成執行難的原因很多,外部因素主要有被執行人隱匿轉移財產、逃避規避執行、外界干擾執行、財產處置變現困難等。”

2017年2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在浙江杭州舉行“向執行難全面宣戰”主題公眾開放日,最高法執行局局長孟祥詳細解讀了執行難頑疾與對策。


(一)網絡查控破解查人找物難


執行難,第一大難題在于查人找物。傳統模式效率低下,覆蓋面小,大量案件難以實際執行,當事人的合法權益難以實現,必須探索信息化時代背景下查人找物新模式。為此,最高法著手建立覆蓋全國及主要財產形式的網絡化查控系統。


據了解,2014年年底,最高法正式開通“總對總”網絡查控系統,現在已經實現對多種財產形式的“一網打盡”。最高法與3400多家銀行以及公安部、交通部、工商總局、人民銀行等單位實現聯網,可以查詢到被執行人全國范圍內的存款、車輛、證券、網絡資金等14類16項信息。全國所有3520家法院都能使用該系統進行查控。


孟祥舉例說,甘肅的法官坐在辦公室里就可以直接查詢到河南當事人在鄉鎮銀行的存款情況,這是過去很難想象的。“總對總”查控體系大大提高了執行效率,降低了執行成本,有力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執行到位率因此出現逐年上升的態勢。


截至目前,全國法院利用網絡查控系統共查詢案件975萬件、凍結752億元,查詢到車輛1427萬輛、證券133億股、漁船和船舶12.6萬艘、互聯網銀行存款2.37億元。


(二)“黑名單”令老賴處處受限


執行難的第二大難題,在于當事人規避抗拒執行、轉移隱匿財產。最高法為此推出失信被執行人“黑名單”制度,與有關部門對失信被執行人進行聯合信用懲戒,讓失信人“一處失信、處處受限”,迫使其主動履行義務。


據悉,2013年,最高法出臺相關司法解釋,進一步規范建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庫,截至目前,共納入失信人673萬例。2014年年初,最高法聯合中央文明辦等8個部門共同簽署合作備忘錄,開始對失信人實施聯合懲戒,最有效的措施就是限制老賴出行。


截至目前,全國法院共限制615萬人次購買機票、222萬人購買動車、高鐵票。去年12月底,最高法與公安部、中國民航信息集團公司、中國鐵路總公司聯手,綁定當事人的身份證與其他證照,徹底限制其通過各類身份證照購買機票和火車票。


孟祥說:“為進一步擴大聯合懲戒范圍,最高法與國家發改委等44家單位簽署了備忘錄,實現對失信被執行人多層面限制。截至目前,限制失信被執行人擔任企業法定代表人及高管7.1萬人。僅中國工商銀行一家就拒絕失信被執行人申請貸款、辦理信用卡55萬余筆,涉及資金69.7億元。


一些特殊主體,如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基層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黨代表等也被納入失信名單。其中,部分人員因失信受到開除、撤職、降級等處分,有關資格受到影響,被取消招錄、晉升或是被罷免。孟祥說,聯合懲戒措施產生很大震懾力,近百萬名失信被執行人迫于壓力,主動履行了法律義務。


(三)司法網拍打通財產變現難


去年,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通過網絡拍賣了一家公司的股權,經過174次延時、517次出價,最終以10.3億元成交,引來5萬多網友圍觀。


孟祥坦言,執行難的第三大難題,是財產處置變現難。傳統拍賣不僅成交率低、溢價率低,還存在圍標串場、暗箱操作、權力尋租等弊端。


針對實踐中存在的問題,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從2012年開始,率先推行通過淘寶網進行網絡拍賣,迅速得到各地積極響應。截至目前,全國29個省份1900余家法院通過淘寶網開展司法拍賣,共計拍賣42萬余次,拍賣標的物20萬余件,成交額2600余億元,平均成交率90.25%,溢價率74.76%,為當事人節省傭金80億元。


孟祥說:“在總結各地經驗的基礎上,最高法專門出臺網拍司法解釋,在全國廣泛推行網絡司法拍賣模式,形成以網拍為原則,以現場拍賣為例外的制度。最高法還專門開發網拍工作軟件,執行法官通過辦案平臺就能直接進行司法拍賣操作。”


(四)執行案一體化可視化管理


執行難的第四大難題,是執行管理難。如今,最高法以信息化應用成果為基礎,結合執行辦案系統開發形成一整套執行管理模式,實現全國法院執行工作統一管理、統一協調、統一指揮。


通過最高法執行指揮平臺,實現全國法院執行案件一體化、可視化管理,所有數據5分鐘一更新,案件信息全面掌握。


孟祥介紹說:“平臺對關鍵流程節點做了超期預警提示,一些超期案件,最高法可以逐級點開,一直看到具體承辦人和具體案件,對其進行監督。進入四級法院統一辦案平臺界面,可以看到各省執行案件、案款、失信、懲戒等相關情況。”


據了解,依托執行指揮管理平臺,最高法實現對執行案件、執行案款、終結本次執行案件、執行會商、執行委托、執行輿情的一體化管理和監控,通過平臺對執行工作各個環節的異常情況進行督辦,督辦要求通過指揮平臺逐級下發,一直貫穿到基層法院的具體案件承辦人,能夠有效落實各項規定和管理措施,形成全國執行“一盤棋”的良好局面。


去年4月,最高法召開“基本解決執行難”暨執行案款清理工作動員部署視頻會,聯合最高人民檢察院對歷史上沉淀的執行案款進行全面清理核發,打響解決執行難攻堅戰的“第一槍”。


孟祥說,結合案款管理工作,最高法要求建立長效化案款管理機制,推出一案一賬號案款管理方式,將在下周下發修訂的管理規定,升級四級辦案系統的案款管理節點,實現全程留痕。從現在開始,案款管理混亂的局面將成為歷史。(記者 劉子陽) 



編輯: 張超媖
文章出處: 新華社/楚天執行

整站檢索
高級搜索

執行司法

執行動態

執行司解
吉利分分彩走势图